买码

很喜欢用小聪明来做事情。
店名:元春饺子馆
地址:鹿港总店(彰化县鹿港镇复兴路353-3号) <东森购物商场的对面
    原则,
大帅先讲个故事给各位听听…

-----故事开始-----

松坂牛(まつさかうし)是三重县松坂市及其近郊生产的黑毛和牛。 当你能飞的时候就不要放弃飞
生气是拿别人做错的事来惩罚自己

发光并非太阳的专利,你 曾经,写出这麽一段文章,
大帅最近很忙,所以不PO连结,原文直接PO出,
因为…这样可以佔不少篇幅,
你可以指责大帅耍贱没品,那没关係,
反正被我抛弃的那前几任女友也都这麽夸奖我的…(自爆)

-----文章REPLAY-----

清朝康熙年间,有位叫 华奕祥的人,
某天,这傢伙跟在康熙屁股后面到香山坐下乡看查工作,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一座之名古刹稍作停留,
中国人都有进香礼佛的习惯,身为七万万中国人大家长的康熙自然也不落人后,
皇帝降尊进了寺庙对著佛像行礼,
但这时佛堂礼刚好有位僧人正在那打坐,
但华奕祥突然抄起了傢伙(+8大木棒)往那僧人的光头猛砸,
砸得和尚的光头直喷新鲜番茄酱,
和尚一边惨叫一边问华奕祥:
「你干麻打我?」
华奕祥高声质问那和尚:
「你是什麽东西?皇帝对你下拜,你居然敢端坐不动,这不是藐视王法吗?!」
和尚非常无奈表示:
「皇帝拜的是佛,又不是拜我,你打我也太没道理了吧?」
华奕祥吼道:
「我打的就是佛!!!」

这故事说明了什麽?
很明确的叫奴才情结,
你爱当奴才爱磕头就算了,
却还要强迫别人也当奴才跟著磕头,
情节严重者,连西天佛组都得下凡来当奴才,
如此奴媚入骨的人,或许在帝制时代还情有可原,
但要是以现在的标准,那当真是连当渣的资格的没有了…

不久前,台大校长在毕业典礼上,
告诫著那些即将进入社会体验现实残酷无情的毕业生们,
不要计较薪资有多少,也不要在意几点下班,
这是什麽?
奴性情结,肯定无误(盖章结案),
一百年前的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
怎麽帝制思想仍存在?
这台湾第一学府的校长怎麽跟华奕祥这贱骨头同一格调档次?

对了,华奕祥可是顺治十一年进士呢,
饱读诗书学富五车的道地读书人兼知识份子耶,
是否书读多了都会变奴才?
那似乎别读书会比较好些吧…(叹)

-----文章RE普类完毕-----

这文章在网络上造成”巨大”的迴响,实际上是挞伐,
不过基于面子问题,大帅还是采用”热烈讨论”这词语比较能保有尊严。从小的日子过得也很苦,    但这也算是我第一次踏出国门
有些小问题想问问大家的意见
就是阿去香港无非就是购物跟吃
那这样我港币旅游资金
需要换很多嘛?
还是光靠刷卡就可以呢?
不晓得各位

东海的挂包大王就在东海卖小吃的那条路进去大约在三角窗的位置吧!还没到屈臣士,有很多口味可以选择,有牛肉,猪肉,瘦肉.....很多种,隔壁的鸡排店的鸡腿堡也很好吃,很大一个,调味也很讚,对面的巷子口有一间黑?肉圆也很好吃,这几间的人都很多,有空可以试试。 /font>

   

10492355_666448850091911_969626787218273952_n.jpg (86.24 KB, 测验你告白时的态度......
A.插吸管喝。
B.锡箔纸全部剥掉来喝。
C.锡箔纸剥半开就喝。
D.咬破罐底吸吮著喝。


























































=====解析=====


●A插吸管喝:
选择A的人,二:
台大校长的本意并非如此
不应该就字面上去扭曲它才对
应该是如楼上所言
以新人的姿态去吸收充实自己
以换取更高的的机会才对
并不是说完全不要计较
而是在公平合理的薪资跟工时以外
还要更积极的去拓展自己的眼界跟水平
这样才会有更强大的竞争力来往上爬

回应三:
薪水的高低不是由你自己来决定
而是由你是否有能力去取得高薪

不过刚出社会的人要如何让别人认为你够资格拿那些薪水
所以先不要计较薪水的高低
让主管及公司认可你的能力
你又是公司需要的人才
分红加薪就会跟著来

我想台大校长要表达的是这样的状况
不要以为大学毕业就了不起
如果你没表现出你的价值
学历不代表甚麽

看看这些回应的观点,其实也就是主流观点,
简而言之就是要社会新鲜人:
「放下身段,接受磨练,不奢求…」
也就是孟子那至理名言;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在20世纪30年代, 饶河街夜市好吃的芭乐..........
时间:售完为止

阿冰哥 魔皇不妙...跛脚九点也不妙...我以为自己已经忘记
看见你也不再带有情绪
你已不再是我爱的你
我也不再是你爱的我

我以为自己能够忘记
夜深人静时不再想起你

家中窗户新添竹框雕花,古朴盎然地,来自母亲的构思;落地窗也一併换新装,采用诗情雅致的竹帘,空气中飘著淡淡的檀香,真不知香是用来供佛亦或澄澈俗人凡心?

坐在一旁惬意啜饮普洱,时而低头假装看报,实则馀光偷瞄母亲...

与朋友 在潭子中山路 跟潭子街口
晚上都很多人
还蛮好吃的

富翁问问,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Comments are closed.